您所在的位置: 正文
今天你们都是“网红”!
“红船精神”全国网络文学大咖征文活动采访记
嘉兴文艺网     2018年08月10日 15:44:40
  8月5日,全国网络文学大咖们在嘉兴
  血红
  流浪的军刀
  林特特

 

上海市网络作协副主席、“玄幻界掌门人”血红,湖南省网络作协副主席、“铁血文学扛鼎斗士”流浪的军刀,百万畅销书作家、新媒体创业者、“治愈系天后”林特特,三位网络文学大神与嘉兴本土作家(网络作家)相聚嘉兴。在南湖畔,在革命纪念馆,在“红船”旁,他们畅谈红船精神和网络文学创作。

  8月5日,由嘉兴市文联主办、嘉兴市作协和嘉兴市网络作协承办的“红船精神”全国网络文学大咖征文活动正式启动。

  以“红色故事”和“红船精神”为题材,将在三年内邀请百名网络作家参与创作,深入挖掘嘉兴历史文化,从红色文化、运河文化、古镇文化、名人文化的沃土中汲取养分,讲好嘉兴故事、红船故事,以优秀的文学作品大力弘扬“红船精神”,作为对建党百年的献礼。

  嘉兴市文联主席王一伟介绍,近几年,嘉兴市网络文学创作异军突起,南派三叔《盗墓笔记》系列风靡全国,蒋话《杀手的礼物》系列、梅子黄时雨《人生若只初相见》系列、红了容颜《帝集团》系列,在全国也拥有大批书迷。2017年6月,嘉兴网络作家协会成立。

  谈及举办此次活动的原因,嘉兴市网络作协主席蒋话说,浙江是网络文学重镇,“习总书记高度重视文艺事业。7月27日,《文艺报》发表文章团结引领网络作家,繁荣发展网络文学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邀请一批正能量的网络作家,全力创作一批‘红船精神’主题的文学作品。”嘉兴将邀请一批全国有影响力的网络文学大咖,面向省内各地市及全市网络作协会员广泛征集,评选出百篇精品结集出版,每年一本,第一本将在明年七一前编辑出版。除此,还将举行线上线下活动,邀请网络大神来禾采风、走访;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开放话题,实时跟进。

  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、省网络作协主席曹启文对嘉兴本次征文活动给予充分肯定。“今天你们都是‘网红’!网络作家弘扬红色文化,网络作家走进嘉兴红船,网络作家传承红船精神,这就是‘网红’!”

  全媒体时代,“红船精神”对网络文学有着怎样的意义?作为党的诞生地,嘉兴如何通过网络文学弘扬“红船精神”?网络文学作家应该有怎样的担当?

  三位大咖与嘉兴的网络作家们畅谈网络文学的创作。

  文学创作不能拾人牙慧,不能吃老本、抄袭,不能跟风,唯有创新才能使读者满意。这是“首创精神”。

  文学创作是孤单寂寞、耗时长久、耗费精神、极大透支身体的事情,必须有一种奋斗与坚持,发自本心、不忘初心的精气神在,才能坚持踏实地写下去,保持旺盛的创作动力。这是“奋斗精神”。

  文艺创作者,为谁去创作,为什么去创作?归根到底五个字,为人民服务,很古老,却很真实,为我们的读者服务,创作出大家喜闻乐见、和读者形成共鸣的作品。这是“奉献精神”。

  血红: 

  我们要告诉读者什么是对的

  记者:“红船精神”对你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?

  血红:就我而言,之前有自我的底线和认知,但没有明确的归纳和总结。爱国、爱党,忠诚于民族与国家,对祖先、传统文化的认同和认知,这些是支撑我写作十几年的根本。“红船精神”虽是简单几句话,却实实在在地指出了我们要跟着哪一条道路去创作,导引创作的根本精神。

  

  记者:你提到文学创作的首创精神,实际上网络文学抄袭很严重。

  血红:到现在为止,我的作品一直被别人分拆,扩张,有时也很无力。抄袭是种快速地赚取利益,快速地自我杀死的行为,破坏整个行业的生存环境。对原创者不仅是收入还是信心及个人理念上的打击。所以我一直主张,将抄袭剽窃的行为纳入个人诚信系统。

  

  记者:正如你所说,有些网文为了博眼球,有不少三俗的东西。网络文学怎样传递正能量?

  血红:短期内虽然会有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为,三俗短期内还是会有受众。但读者群体不断成熟,要求越来越高,三俗作品生存空间注定越来越狭窄。(自然淘汰)对。能够生存下去的注定是思想立意、精神导向、文笔内容的精品。无论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作品,以质量说话。

  

  记者:中国一直有文以载道的传统,今天,网络文学应有怎样的担当?

  血红:我们要告诉读者什么是对的。我们忠诚于国家和民族,我们的先祖和文化。中国数千年的文明源远流长,就是因为我们对祖先、文化、传统的道德品质有高度认同感。无论受到何种外来冲击,短期内可能我们的文明之光会黯淡,但绝对不会熄灭,在黯淡之后会爆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芒。我们在书中传递这样的想法和认知,只要认同我们作品的读者就会认同我们的想法。(你写的仙侠充满东方哲学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)对。道教的核心思想,是天人合一的和谐,是不断努力上进的修今生。我们的祖先遗留了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  

  记者:你的写作以仙侠为主,一般写仙侠,都对侠义精神有一定向往。金庸先生是嘉兴海宁人,他对你有影响吗?

  血红:我们这一代网络作者,普遍都受到过金庸、古龙、梁羽生等大师的影响。我们崇拜侠客,憧憬中国最朴素、最原始的侠义观。无论仙侠玄幻,在我们书里江湖依旧是金庸老先生笔下的那个江湖,侠客依然是他们笔下的侠客,侠义精神依然在,元素虽然不一样,但江湖和侠义从未消失过。

  

  记者:你比较宅,但阅读量很大,你的灵感主要来自于阅读吗?

  血红:阅读是一部分。我的阅读还包括社会新闻和时事新闻,尤其社会新闻有千奇百怪的人和事。我也会和军刀他们找个地方坐下来,不说话,喝点啤酒,看走来走去的人,不问不打听,去猜测他们的职业,为什么冲突,推测可能的前因后果。想法可能会有上百种。

  

  记者:传统文学作家常以这样的方式获取灵感,你写仙侠,怎样将所见转化到仙侠的背景中?

  血红:我们日常收集的素材,人物加些文学的修饰和夸张,提炼到书中来。平时在脑海中的演绎非常多,时刻沉浸在书的氛围中。正常人走进陌生的环境,花瓶就是花瓶,我们这些作者脑海中,会设想花瓶里有什么,一封信,一个卷轴,一把剑,谁放下的,为什么放,是不是被某些人控制了,目标是什么……短短几秒发散开,就像渔网一样无限扩散。我们日常收集的素材,放进这个大网中,进行加工,我们可以演绎出上百种不同的前因后果。

  

  记者:写作是很辛苦的事情。

  血红:对我来说其实是很舒服的事情。每当我写到书中情绪很激昂,情节很高潮的时候,都说阅读会让人散发出芬芳之气,我如果写得很得意,我嘴里也有那股味道,我浑身每个毛孔都有凉气儿往外放,很舒服。做其他事情的话,可能我就不喜欢。喜欢会让你充满乐趣,感到很幸福。

  流浪的军刀: 

  说中国话, 用中国字, 说中国的故事

  记者:你以前来过嘉兴吗?对红船有什么印象?

  军刀:嘉兴第一次来,经常路过。对红船最早的印象是来自于小时候的课文,长大后,对历史感兴趣,查过一些资料。

  这是一些有理想的人,想改变一些事情,然后就是坚持。参与这次会议的人有的没有走到最后,但走到最后的人创造了一个奇迹,不可复制的奇迹。当一个人真的愿意为别人奉献一切,这种伟大是不可想象的。说革命的传承可能过于文字化和书面化,对我来讲,当你认可一个对的事情,你愿意用怎样的代价、怎样的艰难把它做完,这是我能理解的当年登上那艘船的人心里所想的。

  

  记者:很多读者对你的小说的评价是硬朗、糙,有军人的真实感。几年军旅生活对你及你的小说有什么影响?

  军刀:当兵几年多少会留下一些痕迹。至于把这个融入到写书中,每个作者都会有或多或少的代入。别人能不能接受,看读者喜好了,可能某个点,刚好打动他,他们反复去看的不是电影,是在看他自己。

  

  记者:军旅题材很火,但常有观众评价某个影视剧或者小说写得很假,你如何做到更贴近真实?

  军刀:小说只能做到贴近。还是看受众吧。有些影视沾军旅题材,实际上是爱情片。有很耿直的编剧跟我说,我不是给你看的,我是给女性观众看的,或者给某个特定集群看的。贴近真实,还是要找到那批受众。小说首先是故事要好看。接下来才是你自己(要表达)的10%,或者20%的东西。你不是去灌输,而是引发共鸣。真假在读者心里,谁都不可能霸占全世界的读者。

  

  记者:你的新书《血火流觞》灵感来源于真实的谍报人员?

  军刀:职业写手有个习惯,每接触感兴趣的东西,会立刻记录下来,某一天有东西诱发他的写作欲望,再写出来。这位老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什么都不说,永远只有一句话:我所有的一切组织上都知道了。他做过的一切时过境迁,他需要守护的那些人和事都可以向全世界公开了。为什么不说,这是经历留下来的谨慎和原则。希望我能写出来吧,好不好我不敢说。

  

  记者:几年真实的炮火历练,有些战友牺牲了,会遗留一些情绪吗?

  军刀:有些战友没了。我的性格是这样,我可以自责,我可以内疚,可以满地打滚,但他活不过来了。我能为他做的是把他留下的事情处理好。我父亲教过我一句话,遇到不可抗事件,第一是痛哭,情绪得到宣泄;第二没有意义的事情别做,做些能够做的有意义的事情。

  

  记者:有些网络文学三观不正,你如何看?

  军刀:这要具体看待。仅以我个人来说,有句电影台词说得好,一个男人这辈子做好三件事,效忠国家,敬畏祖先以及爱自己的女人。不欺暗室,我自认我做不到,我不是个圣人,按淡泊一生的标准,我肯定是离经叛道的。我对自己要求是不伤天理,不损阴德。

  

  记者:都说文以载道,网络文学如何传递主旋律?

  军刀:对个人也好,对国家也好,一定要忠诚,包括对文化的热爱。说中国话,用中国字,说中国的故事,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文化的传承,就是主旋律。

  主旋律永远存在于人们心里。主旋律是什么,古人讲天地君亲师,再加上忠诚孝道,亲情友情爱情,善良勇敢无畏,怜悯谦卑……这些美好的情绪放在一起,就是中国的主旋律,这是我们独有的文化,没有人可以超越。只是我们有时疏于表达,或者表达的方式滞后了一些。

  网文读者的范围极大,专业极多,藏龙卧虎,所以网文作者始终保持极其谦卑的心态。读者只是别的地方比你弱一些,有些地方真的碾压你。

  林特特: 

  不要跟风, 你必须自己是风

  记者:我们知道浙江的网络文学在全国都算走在前列,不知特特读过哪位浙江或嘉兴的网络作家的作品。

  林特特:蒋胜男,还有梅子(梅子黄时雨)。所有的好作者都不是突然就红了,他/她前面多少年都在坚持这个东西。像蒋胜男,十几年前,我们在论坛的时候,她写的就是“刘娥传”。我觉得写文字的人是没有投机者的。

  

  记者:以前人们常以在网上写东西为网络作家定义,但在自媒体时代,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之间界限也在不断模糊。

  林特特:我感觉我两边都有点沾边。今天你是抛不开网络的。即便你抛开网络的写作,你也抛不开网络的传播。不要拒绝潮水的方向,抗拒时代的人都要吃亏。

  

  记者:作为一个自媒体时代的写作者,你如何来看待网络作家对时代的担当?

  林特特:我觉得作家分层级的。一开始先解决谋生。我觉得我是比较幸运的,正常读书找工作。先保证谋生,你才能保证你写出的东西不是媚俗的,不是为了挣钱的。第二,当有了一定传播力的时候,一定要表达我认为对的东西。我觉得这就是社会担当。

  

  记者:你又如何理解作家和红船精神?

  林特特:我觉得首创就是敢为人先,首创精神就是一定要尊重原创性。不要做跟风的作者,你必须自己是风。你怎么判对自己是风,写最激起你创作冲动的东西。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了,你如实真诚准确地表达清楚,写坚信你是风的东西,即便你小众,你也是大众的。

  去年我在中戏(中央戏剧学院)进修,当时和同学们讨论,我们看到很多人间不好的东西,我们要揭露人性的阴暗,但当你的传播力影响力达到一定地步的时候,你的结尾一定给人希望。不是为了捞取什么政治资本,而是你要让你的传播给人希望。

  

  记者:当年你的第一本书《以自己的方式过一生》怎么就卖成了畅销书?

  林特特:我之前也和他们说过,书卖到三万册,作者和编辑找到选题了;十万册,你们很努力;卖到百万册,一定是你符合了当下的社会心理,这是运气。当年我这本书很成功,就像我们老师说过,社会现象后面是社会思潮,社会思潮后面是社会心理。这个时代这一群人需要你来发声。你的情商智商和储备,决定了你能火多久。

  

  记者:读你的第一本书,让人感觉你的执行力很强。

  林特特:我第一本书怎么出来的?我2008年在中青报开专栏,从2008年到2013年,我写了五年的专栏,当时我有了三十万文字。2013年春节在家的时候,我把它们分门别类,编成三个稿子,每个十万字,做了三个资料包,我当时整理了四十个我的稿子适合投的人。春节过后,我打算把三个资料包投给这四十个出版人。四月十号我给了第三个编辑,四月十二号,我签了约。

  如果每个人都退我的稿子,那肯定是我自己的问题。但你会收到来自全国最优秀的出版社给的意见。这就是精准营销。人一定要做计划。

  

  记者:现在你专职写作了,你的写作素材哪里来?

  林特特:我特别愿意跟人聊天,我每次打车,和的哥司机都能聊得难分难舍。当年《冰点》的主编说:我敬畏我面前的每一个普通人,他都可能有一场波澜壮阔的人生大戏。你一定要敬畏,但你一定要会发现点,要会捕捉和询问,最后你把它表达。一定是闭门写稿,开门改稿,我要看看这个时代的审美是怎么样的。如果我都不能吸引读者,我怎么能传达我认为对的东西。

  

  记者:平时读书习惯如何?

  林特特:我写过一篇稿子,十分输入,一份输出,你只有输入那么多,你才能输出。怎么读书?我有一个习惯,朋友圈超过三个人推荐的书,我一定要买来看,它代表了时代审美;还有专业的人推荐专业的书,我有个朋友,是新浪读书的主编,他推荐的书我一定看;市场流行,排行榜上前十位,我也要看一下,我去研究它们怎么成功的;我自己是学历史的,我自己专业的书我一定要读,到现在为止,能让我获得勇敢,获得坚强的,一定是历史书,一定是那些人物传记;还有一种,一定要读跟你写得像但你没有达到的人的书。我很喜欢东野圭吾,基本出一次差,我会看一遍他的书。他的笔很凝练,他的层层拨进就像剥洋葱一样。

  

  记者:对你有影响的作家?

  林特特:我受两个女作家的影响特别大。一个是三毛,她让我觉得生活当中无处不在的每一个人你都可以写。还有一个亦舒,我很喜欢她,她有点奠定我的人生观,她会强调女性一定要自立,我很佩服她,一是盛名但不为名所累;做文本分析,她到今天仍然写热点,但是她永远表达的是一个精神内核,她和这个时代是相连的。

  

  记者:最近看的印象深的书?

  林特特:我最近在看余英时的《东汉生死观》。写散文写随笔写短篇小说的人,不能只看自己这一类的书,要看哲学的东西,要用比你强大很多的东西支撑你,那你接地气的时候就会和别人不一样。我觉得这是格局。

  

  记者:你会看排行榜上的书,很多人说,排行榜上的书未必是好书。

  林特特:王小波也很喜欢这句话,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,你要相信,这个时代给每个人一口饭吃。不要一开始想它不怎么样,一定要想它为什么能这样。排行榜上的书不一定是好书,但它代表了时代审美。

  

  记者:一天的写作时间多少?接下来准备要写什么?

  林特特:一天写四到六个小时。我最近要出我第一本书的2(《以自己的方式过一生2》),之后打算和阿里文学签约,写一些历史的东西。另外我还会写有这个时代脉搏的小人物,最近我还想写新媒体创业的故事。

  

  记者:最近让你惊艳的展览或影视剧?

  林特特:最近看了一个特别好的展览,叫《无问西东》,在国博,它对比了同时代的东西方文化。大的展览,是给你编辑思路的,会拓宽你的思路。

  

  记者:最近你关注的社会话题?

  林特特:性侵。因为这和女性相关,我觉得我自己还是比较女性主义的。

  

  记者:有没有很欣赏的自媒体公众号?

  林特特:我很喜欢“严肃八卦”(现为“萝严肃”),“王左中右”,“黄小姐和蓝小姐”。

 


来源:嘉兴日报 2018年8月10日 第09版:江南周末    作者:者 陈 苏 许金艳 徐 昊 摄影记者 袁培德    编辑:嘉兴文艺网